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后初晴

更把一尊当雨霁,坐看冰鉴拓秋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京官索立纲  

2009-11-22 19:32:05|  分类: 【散文篇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京官索立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徐霁旻

 我很少写“官”。但我就想写写“京官”索立纲。

我认识索书记,很有意思。那天,我在桂花树下,正准备推自行车走。忽然,来了一个摩托车。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,中等个子。开车的小张介绍说是新来的县委索书记。索书记随即朝我一笑。我当时心里就犯嘀咕: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县委书记骑摩托车的。是检查,还是视察?是游玩,还是公干?我并没有十分客气的奉迎他,只是叫小张带索书记转转,我就离开了。应当说,我当时的态度,是谈不上多少客气,更扯不上一点恭维。因为我这人不大喜欢与官打交道。人家求之不得,我却绕着走。

没过几天,在皖城大酒店一个会议的酒席上,我又跟索书记碰面了。索书记递上名片,还笑嘻嘻的双手奉送。我正在接受名片的当儿,索书记似乎认识了我,操一口纯正的北京话说:“这不是那天我们认识的先生嘛?”我立即应道:“是呀是呀,索书记,你好。”索书记也痛痛快快地说:“看得出,你是个爽直的人。”宴会上,索书记还特地与我干了一杯。

我才了解到,索书记是北京下派来的,挂职县委副书记,时间一年。怪不得了,索书记就是没有“官”样子。谁个县委书记不是坐着豪华轿车,风风光光的“视察”、“调研”,哪有什么叫秘书带着坐摩托车呢?送名片还恭恭敬敬的,就像是生意场上的商人一样,一点没有县委书记的气派。有时,索书记自己还带着照相机,拍拍照片。这也根本不像“县委书记”的样子。因为都是记者把镜头对着县委书记,哪里有县委书记给别人拍来拍去呢。

2004年的春天,人们都知道“非典”流行,人人自危,谈“典”色变。那时候,黄铺镇的乡村医生郝敬军站到了第一线,成天为老百姓排忧解难。不料被车撞着,死于非命。索立纲书记闻讯,一下子抓住了着力点,把郝敬军的事迹直接发到了《人民日报》、新华社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中央媒体,使郝敬军的事迹迅速地在全国宣传开来。文化部门还根据郝敬军的事迹,创作了歌舞《歌唱郝敬军》,由黄铺镇小学在全县文艺晚会上演出。

索书记在痘姆乡,鼓动陶瓷生产上项目。仿制古时的“陶球”,推向市场。并且办起了“农民科技讲习所”,邀请水稻、茶叶、蚕桑、水果、蔬菜等方面的专家讲课,向农民传授科技知识,深受农民的欢迎。

本来,索立纲书记的任期是一年。而他对潜山县的感情,却让他推迟了回京的时间。记得在皖城大酒店,索立纲书记喜说喜笑,与每个人都交谈,没有任何官架子。即使是对服务员,也是客客气气,从不吆三喝四,拿人开心。

2005年,在一场文艺晚会上,索立纲书记自己演唱了自己创作的一首歌曲《再别天柱山》。记得歌词是两段,他拿着话筒,自己演唱。那个真诚的话语,那个真挚的场面,至今都深深的印记在我的脑海里。我当时就想,有哪个县委书记能够上台来演唱,扭着身子,抒发自己离别时的心声,表露自己作别的真情?他们或许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不漏痕迹。甚或坐在那里,也是一副做派,正襟危坐,道貌岸然。

据说,索立纲书记的任期不能再拖了。他临走的时候,县级领导班子举行欢送宴会。他喝得太多了。他感慨得太多了。他感受得太多了。他要说的话也太多了。然而,他却没有多少言语。他,只是笑着喝。他带着北方人天生的直性子,一醉方休,依依惜别。

索立纲书记走了,回到了首都北京,回到了全国供销总社。依然做着他的本行——记者,这是一个没有官却见官大一级的无冕之王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