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后初晴

更把一尊当雨霁,坐看冰鉴拓秋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人在珠海  

2012-12-29 19:10:14|  分类: 【游记篇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9-11-21 09:13:12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在珠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我们在珠海的大街上走,走得大汗淋漓,找到的旅社都是客满。最后街道大概是越走越小了,又复从回走。好不容易在一个小巷道找到一个小招待所。条件当然是极差,公共洗脸间满是脏水、茶叶,地上脏水横流,还垫上几块砖搭脚。就这个样子,我们还庆幸今晚有个地方落脚。那一夜,我的心里就犯嘀咕,哎,无钱人出门就是作孽。大酒店不敢住,住不起呀,一夜几百块,谁舍得?尽管是单位报销,我们又不能慷共产党之慨呀。

第二天,我们在珠海大街上,方知自己昨夜是初来咋到,抹不到锅灶,匆匆忙忙地跑到城乡结合部去了,当然是找不到落脚之地了。今个儿上街,但只见,新型的珠海市,美丽极了。街道宽阔,花圃草坪。尤其是新鲜的空气,沁人肺腑。就像是在早春的田野,呼吸着满地的芳香。由于珠海是个新开发的特区城市,一切都是先设计,后建筑,所以一切都是年轻的,充满青春活力的。

在一个叫做“香格里拉大酒店”的门口,因为说着家乡话,被安徽的人听见了,立即认识我们是安徽老乡。这两个女士,一个是六安的,一个是阜阳的。她们都是前几年跑出来的。原先都有公职,一个是教师,一个是公务员,都是“铁饭碗”。在赶海潮的浪尖上,她们大显身手,到了这里。一个瞒着家人,一个顶着未婚夫分手的压力。在这里,她们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。

那个“教师”说,她是安徽师范大学毕业的,分在一个山区初中,两个人住一间房,课程是最多的,学生又特别的野,不是偷东西就是打架。一处理,都是家贫如洗,找到家长,家长又是目不识丁。除了一个劲的说着“对不起”向她磕头之外,就没有了别的话。她又没有什么靠山,每个月170元的工资,除了自己吃饭,还要买买小东西,余下的还得养父母。在大学虽一个男同学追过,一听她分在山区农村,就三年没有了信息。要想改变自己,只有出来打拼。开始是瞒着父母,父母只知女儿向学校请了假,停了工资,不知她的去向,天天哭。后来找到职业了,第一个月,还掉了借的路费钱,第二个月就寄了1000块钱。父母是高兴得热泪盈眶。两年下来,她还清了读大学所借的所有债务,父母再也用不着见着债主就低头哈腰,还盖起了村子里第一座楼房。

那个“公务员”,则更是浪漫了。她为了赶海,开始硬是吃了两个月的方便面,吃得人闻到方便面就要吐,但为了争气,强行吃。她走的时候,是跟男朋友吵的。男朋友说她要不了两个月,沿途讨着自动回家。两个月,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事。心急如焚,犹坐针毯,人也瘦了一圈。心里还时不时的回想着男朋友的那句话,真是日不茶饭夜不寐。回家吧,男朋友肯定是一副讥笑脸,让他掐定了。纵然他一言不发,也是“无声胜有声”,自己难受。最后是横下一条心,就是死也在南方死。无奈,她在一家宾馆从冲厕所做起,半个月就升任领班,再到大堂副理,如今是总经理助理。她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,多次陪老总与外商谈判。现在年薪有6位数。哇,这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,真是天文数字啊!半年下来,她汇出了第一笔款子,5000块。男朋友接到后,傻眼了,这是他当时三年的收入啊。男朋友挂通了电话,问她不会是皮肉交易的所得吧。她一气之下,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。从此,不理会他。直到一年后,她在一个贸易洽谈会上,与男朋友不期而遇。惊喜呀惊喜!原来,男朋友不过是开玩笑的说说,想不到她火了。他也就来到了珠海,找了一份工作。凭着嘴皮子功夫,赢得了女老板的欢心。她看着男朋友跟在女老板的身边,不即不离的样子,她举起酒杯,大度地朝他们一笑:“这位女士和先生,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敬你们一杯。赏光吗?”女老板涵养有度的“好,好”,随即干了杯中葡萄酒,并送给她一个颔首微笑。只是这位“先生”略略显得有些局促:“谢谢小姐,谢谢小姐!”她笑笑,飘出了一句English:“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男朋友看看女老板而言他:“小姐过奖了。”她又补了一句:“先生的皮货交易,做得很不赖吧?”男朋友急急地说:“咱们后会有期。拜拜。”随即他就消失在人群中。这一夜,她失眠了。

面对这两位俏佳人,我不知说什么是好。只是客套一下,说:“你们是我们安徽人的骄傲。我们为你们感到自豪。希望你们继续努力,干出一番更大的事业,为我们安徽添光彩。”她们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:“谢谢,谢谢。”

那个“公务员”热情地邀请我们说:“这样吧,如果老乡时间安排得过来,我们公司正好有个澳门环岛游活动。一切都由我来安排。”我笑笑:“那实在是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于是,我们在她的安排下,从九州岛码头出发,环绕着尚未回归的澳门岛,游了一个通遍。旅游小姐分别用普通话与广东话,介绍着澳门的景胜。而她却微笑着对大家说:“不好意思,葡萄牙侵占了澳门,以致我们国人不能登上自己的国土。今天,只能屈就大家。再过七八年,香港回归,澳门回归。我们再请大家踏上香港和澳门,痛痛快快的玩他几天。怎么样?”“好,好!”我们大家齐声叫道。那天晚上,在她的主持下,就在香格里拉大酒店,举行招待酒会。她一遍汉语一遍英语的说着祝酒词,再加上她那十分得体的晚装,惊得四座无不刮目相看。她找了一个空隙,走到我的面前,用流利的普通话说:“我只顾招待着客人,恐怕有忽视老乡的时候。请多多包涵。”说罢,碰着我的酒杯,一口红葡萄喝下去了。只见她莞尔一笑,又走开了。

那天夜里,我也喝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1993年6月3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