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后初晴

更把一尊当雨霁,坐看冰鉴拓秋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知青小朱姐  

2012-12-29 20:02:01|  分类: 【散文篇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知青小朱姐  

2009-11-21 09:47:49|  分类: 散文

 

原创散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知  青  小  朱  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徐霁旻

自1978年知识青年大返城,我就没有见过小朱。至今已是三十几年了,不时还思忆起她。

小朱名叫朱庆桂,据说是安庆三中老三届高中生。她下放很早,是知青点的负责人。知青点就在我家的邻队杨老屋。那年头,城市学生下放,农村学生回乡,这就叫做“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。我是1976年1月高中毕业的(那时是春季招生,一年是一学年),自然回到家乡当着新一代的农民。不过,那时还是“文化大革命”后期,大批判、宣传队之风仍在盛行。每次排练都在知青点,小朱和我都是当然成员。记得我第一次喊她小朱,她爱理不理地看了看我,蹙着交叉的一弯黑眉,噘着小嘴说:“你该叫我姐!”我当即补了一句“小朱姐”。只见她展开双眉,颔首微笑,下意识地应答着:“哎,这才像话。”就这样,我们相识了。

我们一起宣传五届人大,宣传新宪法和中央文件。每次都是扛着红旗,敲锣打鼓,走遍全大队十八个生产队,每次都要三五天。这事在那个年代也算是一个美差了。我们都是年青人,在一起有说有笑,又快乐又开心。每到一处,队长一刷口哨,社员们停下手中的农活,集中到稻场或是就近人家的堂轩,借以歇歇脚抽筒烟。姑娘们凑在一起纳鞋底,嫂子们则毫不掩饰的把大奶子露着喂孩子……我们宣传队则一字儿排开,轮流念上一段。我们都是农村人,社员们不怎么注意。轮到小朱时,社员们一下子齐刷刷地看着她。她说着一口的安庆话,甜甜的嗲嗲的,格外好听。虽然下放多年,皮肤也晒得有些黑而粗糙,但城里人的气质却依然存在。使得与城市无缘的庄稼人,总是以异样的眼神羡慕她欣赏她。

每逢春节,小朱都要送我一张年历片,像扑克牌样的,很精制很可爱。我揣在身上,视为珍品。社员们有时搞不清日子时,我拿出年历片一查,公历农历一清二楚。自后,人们都晓得我身上有个“万年历”,问我是哪来的,我总是笑而不答。

1978年3月,为纪念毛主席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的题词发表15周年,全国大小报刊无不重新发表了毛主席的题词手迹。大队团支部叫我出墙报。我用整张纸对折,画刊头。一半临雷锋的肖像,一半临摹毛主席的手迹。手迹是照报纸放大的,特别是题书运笔的流畅气势,都酷似原迹。我跟小朱俩去贴,刚贴上墙,就围了一大圈老百姓,都说“画得像”“描得好”。小朱当场就要我给她临一张,我答应她回家就搞。于是,特别认真地又临了一张,又用大红纸上下一镶,做成条屏。送到知青点,小朱一看,特别乐了,喊着其他女伴快来欣赏。女知青们唧唧喳喳的都说好,也都说要。特别是小钱,干脆来了个先下手为强,说这幅就给她。那小朱岂肯轻易罢手,便争执起来。我怕她们弄坏了,干脆表态给她们一人一幅。没过几天就送去了,她们都高兴。后来,我在安庆人民新村找到小朱的家,果然看到这个小条屏贴在小客厅的墙上。可惜小朱自己不在家,我坐了一会儿就走了。

尽管与小朱有了三年的交谊,可我还是压了好长时间才试探着求她织件线衣。她爽朗地答应了,没过个把月也就织好了。她和知青小赵一道送到我家,真把我乐得不知说什么是好。这是小朱仅有的一次上我家,只喝了一杯水。

1978年底,全国知青大返城。小朱和知青们才回安庆,接受安排。我呢,因为大队学校里知青小夏也回城了,才替补她当了民办教师。临近过年时,小朱来了。她是来拿年终决算的工分钱,还有一百多斤工分粮。大队书记带着小朱到我所在的生产队,找我借了一担稻萝,又找队长、粮管员,称了125斤稻子。这时天色已晚。身板壮实的书记挑着在前面走,我与小朱跟在后面快步追。我那时刚过20岁,不好意思不挑一下。一起肩,人直晃的,可我还是坚持挑了一程。背上额头直冒汗。接着又是书记挑,一个劲挑回家着,交给我一副空萝担。这时我才明白,怪不得书记挑得那么卖力。小朱随我到学校去跟女老师搭睡,她在前我在后。我俩走到斗塘庙湾子时,她回过身来,叫我伸出手。我当时有些不好意思。她走近前,一把糖果放在我手上,笑着叫我吃。我朝她会意一笑,剥了一粒含在嘴里,觉得很甜很甜……

次日一早,我听女老师说小朱走了,走的时候天还没大亮。从此,再也没见过。后来,只听说她分在市五纺厂(现今的华茂集团)工作。如今算起来,我都五十出头了,“小朱姐”也该是做奶奶、外婆的人了。或许,她已退休多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载2008年第四期《振风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新安晚报》2011.6.3发表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